金老师跟师体验(孙颖颖)

作者: 金肖青名中医工作室  阅读次数: 3723 发布时间: 2021-10-22

金老师跟师体验

孙颖颖

因为偶然的一通电话,我便被另一头温柔的声音所吸引,后来,我竟真的投入她门下,成为她的学生,而她就是金老师。这大概是我近些年做的最感性的事,也成了最幸运的事。我满心欢喜等着去医院报道,但戏剧的是,起初我是特别怕靠近她的,金老师很清瘦,看病喜静,几乎不怎么讲话,站在旁边都怕呼吸声打扰她,我认定她绝非浮世俗尘。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只愿默默做个递针学童。而随着跟师的慢慢变久,随着了解的逐渐加深,这位德技双馨的中医女神形象在我心中愈发丰满。

金老师勤求古训,博采众长,结合临床实践,创新的应用古典针灸与现代解剖及筋膜理论,在临证治疗中总能取得良效,惊艳众人。学生很惭愧,尽管伴其左右良久,未能领悟老师半成,只能浅谈。

帕金森病是金老师近些年致力研究的方向,我有幸从头开始接触这个课题,在这个课题里我们遇到了很多的困难,金老师为此付出很多心血,换过多次治疗思路,才逐渐有了头绪。我们的第一位病人是一个帕金森病叠加综合症的老太太,因听闻金老师擅长疑难杂症,家人长途跋涉从外地带来杭州治疗。初见她,面具脸,构音障碍,情绪低下,反应迟钝,共济失调,四肢肌张力高,睡眠障碍,已在全国各大名医院求医近五年却不理想,家属希望针灸能有办法延缓病情。金老师对她很重视,也很耐心,神奇的是,老太太也唯独愿意“阿伊,阿伊...”对她表达哪里痛苦,似乎很喜欢她。金老师详问病史,经过一番思考,以头针治疗她的运动障碍与构音障碍,叫喊声瞬间竟提高不少,家属此时很激动,仿佛看到了希望,而后,老师又仔细辨证,对症治疗睡眠问题。大约三次规律治疗后,每次复诊都反馈,治疗后只能暂时安稳一下午,之后状回原样。金老师对此很上心,那段时间跟大家讨论了不少这个问题,查阅了很多相关资料,最终在一个月以后开始以头针加老十针作为基础方治疗,惊喜的是,家属反馈很好,夜间睡觉明显安稳,大喊大叫减少。我们都很高兴,金老师治疗思路也逐渐明朗,尽管疗效维持时间不会特别久,但保持两天坚持来治疗还是可以的。她在我们这里治疗了大概有三个月,后因思念家乡就回去了,半年后,金老师心心念念这个病人,我们电话随访,得知她病情未明显加重,在家休养。我们很欣慰,要知道,帕金森叠加综合征是一种进行性加重的疾病,尤其对于这种中后期病人,此时,没有加重病情,即是一种治疗有效。

在这个过程当中,最辛苦的是金老师,最关心病人的是她,最积极思考的是她,最思绪飞扬的还是她,最终找出办法的依旧是她,我们师兄弟姐妹们就这么看着,跟着。在我心中,金老师就是大医、仁医的典型形象,不论阶级职业,在诊室的皆是“病人”,她会拿出她全部的才学致力于为人解除痛苦,针到病除。

老师值得人敬佩与学生学习的地方太多了,我才疏学浅,不能描绘老师千分之一的好,只盼老师在医学道路上能越来越好,做自己想做的事,永远健康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