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名中医传承工作室 > 学术思想研究

金肖青教授针灸改善围绝经期综合征经验总结报告

作者: 金肖青名中医工作室  阅读次数: 4150 发布时间: 2021-01-19

金肖青教授针灸改善围绝经期综合征经验总结报告

围绝经期综合征(Peirmenopausal Period Syndrome,PMS)是指妇女在绝经前后由于卵巢功能逐渐衰退,雌激素水平波动性下降所致的一系列身体及精神心理症状1。研究表明约85%的女性会有轻重不等的围绝经期症状2,包括潮热汗出、抑郁焦虑、失眠、中心性肥胖、尿失禁、骨质疏松、关节疼痛和记忆力减退等,上述症状一般可持续到绝经后23年,少数人到绝经后510年症状才减轻,随着人口寿命的增加,现代女性约⅓以上的生命为绝经期,因此围绝经期综合征的治疗尤为关键,能否从围绝经期平稳过渡到绝经期,直接影响老年生活品质,也是女性抗衰老介入的良好时期。目前西医对围绝经期综合征的治疗主要为对症治疗,并以激素补充治疗(Hormone Replacement Therapy,HRT)为主,但激素补充治疗存在诸多禁忌症,长期激素治疗可能增加肿瘤、心血管等多种疾病的风险,需定期评估[3,4]。相比之下,针灸可以改善围绝经期综合征症状的同时,还可以改善生活质量5,且副作用小,越来越受到医家和患者的亲睐6。中医古籍中就有PMS的相关记载,且临床调查7显示PMS是针灸门诊60种常见病症之一。临床诸多医家对围绝经期综合征的针灸治疗有其独到的理论和见解。金肖青教授将围绝经期综合征发病与“肝脾肾”三脏相关,注重“后天之本”,调理脾脏的同时,兼顾肝肾,同时把现代心理学方法及相关行为疗法与中医的调“神”、治“神”相结合,针对围绝经期综合征的月经失调、潮热汗出、失眠、中心性肥胖、尿失禁、骨质疏松等症状,标本兼治,缓解症状,延缓衰老。

一、围绝经期综合征的中医学认识

(一)围绝经期综合征在中医文献中的病名演变

历代中医古籍并无围绝经期综合征的专篇详载,但相关症状的记载有很多,可追溯到“脏躁”、“百合病”、“年老血崩”、“梅核气”、“心悸”、“不寐”等诸病的论述中。《金匮要略·妇人杂病》是有关“脏躁”的最早记载:“妇人脏躁,喜悲伤欲哭,像如神灵所作,数欠伸”。脏躁之疾为情志抑郁,郁而化火,火灼阴液所致,和围绝经期综合征的情志症状有类似之处8。《金匮要略·百合狐惑阴阳毒病脉证治》中记载了百合病的饮食失常、情志抑郁、懒于行动、夜寐不安、神思涣散等症状,与围绝经期综合征的身心症状极为相似[9]。傅山于的《傅青主女科·血崩篇》中提出了“年老血崩”是由于经断前后,肾气衰竭,肝脾损伤,气血失和,冲任失约所致的论述 [10]。《古今医鉴·卷九·梅核气》中指出梅核气是由于喜怒不节,土壅木郁,痰气上结于咽喉所致,《喉科大成·卷三》亦指出梅核气是由于情志不畅,肝气郁结所致11,历代医家认为梅核气得于痰气郁结,与七情所变息息相关,且梅核气多见于四五十岁的妇人,与围绝经期综合征肝郁症状也有诸多吻合之处。

1964年绝经前后诸证被作为中医病名首次提出,并纳入全国高等中医药院校《中医妇科学》教材12,并定义为妇女在绝经前后,出现一些症状,如经行紊乱、头晕耳鸣、心悸失眠、烦躁易怒、烘热汗出、五心烦热,或浮肿便溏、倦怠乏力,甚或情志异常等症状。1994年世界卫生组织人类生殖特别规划委员会在日内瓦召开的有关90年代绝经研究进展工作会议上废除“更年期”这一术语,推荐采用“围绝经期”一词。2000年全国高等医药院校教材《妇产科学》将本病更名为“围绝经期综合征”。

二、金肖青教授对围绝经期综合征的理解

1. 金肖青教授对围绝经期综合征病因病机的阐述

历代医家对于围绝经期综合征的病因病机均有不同的见解,金肖青教授认为围绝经期综合征以肾虚为本,兼有肝脾功能失调,若无肝、脾两脏干扰,则为正常生理性衰老,而无潮热汗出、情绪波动、失眠、中心性肥胖等典型的围绝经期症状,正因三脏互相影响,症状迁延,且病久必瘀,以瘀为标,本虚标实。

肾虚为本 中医认为,女子七七之年,肾气渐衰,肾精损耗,元阴、元阳亏虚,致冲任脉衰,天癸将竭,精血生成不足,月经渐少直至停止,生殖机能减退直至消失,这是必经之生理衰退的过程。若无干扰,冲任调和,阴阳平衡,应时“天癸竭”,经血渐止而无不适,顺然安过。若天癸竭之前后干扰的因素过多,如情绪波动、起居无常、饮食不节、劳逸失常等,而兼有肝郁、脾虚等他证,以致耗损肾精,衰退过早,阴阳失衡,冲任失调,则易诱发本病。

脾虚干扰 女子以血为本,经、孕、产、乳均以血为用,而脾胃为后天之本,脾胃健运,水谷之精充盛,气血生化有源;肝为藏血之脏,主贮藏,司血海,脾胃生化之血藏于肝,肝体得濡,肝脏疏泄得当,气血通畅,且与冲任、胞宫关系密切,而肝的藏血、疏泄功能可直接影响冲任气血的运行;脏腑气血充盛,肾脏得养,精血充溢,阴阳平和,肝脾肾互助互促,冲任二脉调和。《内经》云五七阳明脉衰,面始焦,发始堕,阳明经多气多血,女子五七之年脾胃功能已经开始下降,气血不能荣养面发,至七七之年脾胃之气日渐衰退,气血生化不足,后天脾胃反之影响先天肾气,肾精损耗,冲任亏虚,母耗子亦伤,肝脏疏泄失调,郁而化火,出现头晕、烦躁,脾气暴躁,易毁骂,烘热汗出频繁,不易寐,脉多弦,此时月经可正常,亦有月经量或少或多,或先或后或先后不定期等,多见于围绝经期早期。

肝郁干扰 女性为阴柔之体,易多愁善感,生性多疑,工作压力又大,情绪易抑郁、焦虑,心肝气结而致气机阻滞;且妇女因经、孕、产、乳等屡屡耗伤血气,而致肝之血亏; 再加“肝肾同源”、“肾为肝母”的关系,七七之年肾气亏虚,亦可导致肝之血亏。肝木虚弱,上累肾水,终致子母皆虚;肝郁化火易伤肾阴,肾阴不足易致肝阳偏亢,疏泄功能失常,进而影响气机的调畅,出现系列与情志活动、血液运行及津液代谢等有关的临床症状。肝木郁而侮脾土,临床可见不明原因伴随情绪异常而出现的纳差、脘腹胁胀、便溏等消化道症状。

瘀血为标 肝脾肾三脏相互影响,机体阴阳平衡失调,气血运化功能减退,脉络涩滞不畅,便会有不同程度的血瘀征象。《妇人大全良方》指出:“妇人以血为基本”,肾气亏虚,气弱行血迟缓,涩滞不畅而成瘀;脾气亏虚,则气血生化不足,气虚则无力推血行,血虚则瘀。肝气郁结,疏泄失常,亦会血瘀。因此,围绝经期妇女肾虚为本,脾虚、肝郁兼证干扰,且有血瘀之证,焉能不生本病,治疗须辨证施治。

2. 金肖青教授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的学术思想:提出“调肝脾肾,兼顾运动、饮食、情绪管理”的针灸理念

历代医家多认为本病乃肾虚为本,金肖青教授认为围绝经期综合征的治疗,单纯补肾,或不能奏效,本病病机不单纯为肾之阴阳两虚,必兼他证,因此须明确他证,减少干扰因素,治疗本质上须从肝脾肾论治,先从肝脾,而后及肾,健脾疏肝养气血,滋水涵木调冲任,脾土得肝木而达,肝木得脾生化之血而舒,共同调补后天以助先天之肾精,从而调节脏腑气血阴阳之平衡。早期肾阴不足,多先有肝郁或肝阳上亢,此时治疗不可只补肾之不足,而需疏肝降火,同时养肝肾阴之不足,肝火降则肝肾阴无损耗,阴阳平衡,七七之年平稳度过,若已损及肾阴,则滋补肾水为主。

围绝经期综合征亦需注意病情之转变,肝损及脾、或心,或肾阴、或肾阳,治疗不能一成不变。天癸源之于肾,但天癸之衰始于脾胃功能的受损,亦有“天癸既绝,治在太阴”的说法,因此,围绝经期女性要平稳度过绝经期,不是一味补肾,天癸绝是趋势,重要的是疏肝健脾,以后天养先天,达到脏腑气血阴阳的平衡。

同时,女子经、孕、胎、产,皆以血为主,围绝经期肝气郁结,最易合并血瘀,历代妇科大家治疗皆不忘治血,因此金肖青教授认为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临证不论疏肝健脾,亦或滋肾清肝,疏肝养心等,均可佐以活血化瘀,补虚而不恋邪,往往有事半功倍之效。若辨证治疗不当,可至病程拖延日久,或病情复杂。

金肖青教授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还善用脐针。脐针疗法为齐永教授所创,是根据病情在脐部即神阙穴上实施针的一种针法,可以调理脏腑气血阴阳13,与传统针灸相比,脐针用针少、见效更快、疗效更显著、涵盖的疾病更广泛。神阙穴,位于任脉之上,为冲脉之所系,带脉环腰贯脐督脉少腹直上者,贯脐中央,《难经·六十六难》曰:脐下肾间动气者,人之生命出,十二经之根本也,表明了神阙穴与人体百脉的密切相关性,而经脉是人体气血运行的通道,具有内联五脏六腑,外络肢体的作用,故脐针具有调整人体气血、脏腑、阴阳的功能,尤其是治疗妇科疾病,脐针结合体针,疗效明显。脐针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以脐内外八卦全息理论和脐十二地支全息为主要指导,在脐部取穴落脏施针。围绝经期综合征的治疗,肾虚为本,兼有脾虚、肝郁证,根据脐内八卦全息理论,肾水落位于坎,肝木落位于震,脾土落位于坤。因此,脐针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的选穴中,坎、震、坤三穴较常用,以“虚则补其母,实则泻其子”理论为指导,根据患者肾虚、脾虚、肝郁情况的不同,选配穴位也不相同。对于围绝经期常见的阴虚火旺证型,脐针离、坤、乾、坎四者相合形成右降四针,根据中医的“左升右降”理论,此四针在脐右,有很好滋阴降火之效14

围绝经期综合征是涉及多个系统的疾病,包括运动系统、内分泌系统、泌尿系统、神经系统、心血管系统,临床症状众多:潮热盗汗、失眠、记忆力下降、压力性尿失禁、中心性肥胖、骨质疏松等,但在中医学的整体观念中,所有症状都归为一证一因。金肖青教授认为本病以肾虚为本,兼有肝脾功能失调,以瘀为标,本虚标实。女子七七之年,肾气损耗,冲任脉衰,天癸将竭,若无肝、脾两脏功能失调,则为正常生理性衰老。因此多数围绝经期综合征患者起病实则不离肝、脾两脏。肝主疏泄,与情绪密切相关,女子属阴,月事之前本易情绪波动,今七七之年,更易肝气郁结,肝肾同源,子病及母,肝郁及肾,因此,情绪调理是围绝经期综合征治疗的重要内容。脾主四肢,主肌肉,若四肢五体勤则肌肉丰厚,脾脏健运。然当今女子工作常为久坐,运动较少,脂多肉瘦,脾不健运,且脾主运化,若暴饮暴食、或食生冷之物、或嗜辛辣之味、或饮酒抽烟,损伤脾胃,运化无能,水谷精微不能转化为气血,必损及肾。围绝经期综合症的临床症状众多,金肖青教授治疗求同存异、分而论治,补肾、健脾、疏肝之治疗总则相同,又会根据具体症状而有侧重,随症加减。治疗先从肝或脾,而后及肾,健脾疏肝养气血,滋水涵木调冲任,脾土得肝木而达,肝木得脾生化之血而舒,共同调补后天以助先天之肾精,从而调节脏腑气血阴阳之平衡。因此,在金肖青教授的经验基础上,我们认为围绝经期的运动、饮食管理和情绪调控也是治疗的重要内容,推荐每周适当的有氧运动:包括慢跑、游泳、太极拳等,运动在健运脾胃、改善心肺功能的同时,还有调整心情的作用;在饮食上建议少食油腻碳水之物,适当增加鱼肉蛋禽等蛋白之食,以保证一定的肌肉含量,预防肌少症、骨质疏松症等;情绪调控方面,建议培养兴趣爱好,跳舞、摄影、乐器、养花等,精神有寄托,心情平和。强调疾病的治疗需要医患双方的配合,医生单方面治疗是不够的。围绝经期综合征患者作为疾病的主体,在针灸治疗的同时,需要配合医生的治疗,有助于安然度过此期。

综上所述,金肖青教授认为女子七七天癸竭是自然的生理现象,若无明显不适,不必干预,顺其自然。若出现不适症状,则对症治疗,但不能单纯补肾,先健脾、疏肝兼顾活血,补虚而不恋邪,随症加减。在此基础上我们强调患者的配合,运动、饮食、情绪的调控,也是治疗的重要内容之一。

三、金肖青教授针灸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的经验

1. 金肖青教授针灸治疗围绝经期潮热汗出的经验

围绝经期的潮热汗出是血管舒缩症状,也是典型的临床症状之一,研究表明潮热、出汗、手足发冷等血管舒缩功能失调症状在4060岁的围绝经期女性表现较为突出[15]。金肖青教授认为围绝经期的潮热、汗出与肾阴亏虚有关,围绝经期女性,天癸竭,精血空虚,肾虚是基本病机,肾阴亏虚,阴不制阳,虚阳外浮,体表卫气不固,腠理开合失常,加之虚火内生,转化不及,而出现潮热、汗出,同时伴有肝、心、脾、肺的功能失调,因而需四诊合参,审证细辨,随证治之。针灸治疗的主穴:体针取复溜、合谷、阴郄、三阴交,其中合谷泻法,复溜补法,脐针取右降四针,“离、坤、乾、坎”,随症加减。复溜穴五行属金,为足少阴肾经()之母穴,根据“虚则补其母”的理论,补复溜有培补肾气,滋阴摄阳,使阴阳相衡相济之效。合谷为手阳明经之原穴,泻合谷能发表散邪,调和营卫,使皮肤开阖有度。《针灸大成》曰:“少汗, 先补合谷,次泻复溜;多汗,先泻合谷,次补复溜。《玉龙歌》曰:无汗伤寒泻复溜,汗多宜将合谷收。合谷、复溜二穴,在阴阳属性上,合谷属阳主表,复溜属阴主里;在治汗特点上,合谷以治表证为主,复溜以治里证为主。二穴阴阳相配,表里相应,有调整阴阳之功,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的潮热汗出。现代研究根据合谷、复溜两穴所属的神经节段,和交感神经系统所在的T1L3神经节段均有部分重叠,认为针刺合谷、复溜并施以补或泻的针刺手法,其经气感应可以到达相应的神经节段并影响交感神经系统,从而对汗液的分泌起到双相调节作用16。《百症赋》云:“阴郄、后溪,治盗汗之多出”。阴郄为手少阴心经郄穴,与复溜配伍能养阴清心,使水火相济。三阴交为足三阴经(肝经、脾经、肾经)交会穴,调补肝、脾、肾三脏。脐针治疗取离、坤、乾、坎四个方位补肾滋阴,离火生坤土、坤土生乾金、乾金生坎水之意,乾金为阳,女为阴,阴阳互补,又本病肾虚为本,“凡病源于脏,凡病落于脏”的原则,故落于肾,用0.22*25的针灸针平刺。右降四针是“补肾三针”离、坤、乾及“滋阴三针”坤、乾、坎的结合,共奏补肾滋阴的功效;同时坤卦、乾卦组成复卦“地天泰”卦,有上下相交之效,离卦加坎卦,又有水火相济,心肾相交之效。金肖青教授运用体针、脐针相配合治疗围绝经期的潮热汗出,临床见效快,往往治疗12次症状就能明显改善。

2.金肖青教授针灸治疗围绝经期失眠的经验

围绝经期失眠是指女性在绝经前后出现的失眠,多表现为入睡困难,或早醒,或多梦易醒,重者彻夜不眠,服用安眠药仍不能奏效。我国多项流行病学调查1718发现睡眠问题是围绝经期女性的主要症状之一。一项针对7290名围绝经期女性的调查显示19,失眠的发病率为57.91%,在围绝经期的症状中位列六。金肖青教授认为围绝经期失眠是以肾精亏虚、肝血不足为本,肝气郁结为标,导致心神不宁,证属虚实夹杂。中医辨病属于“绝经前后诸症”、“不寐”范畴。失眠的症状中入睡困难和早醒临床最常见,而且入睡困难型失眠与焦虑相关性较高,而早醒型失眠与抑郁关系密切,因此在治疗时要兼顾改善焦虑、抑郁等情绪障碍,两者的病因病机、辩证也不相同,入睡困难者,往往有热,脏腑实热,致阳有余,而阳不入阴,或阴虚火旺,阴不足而不能敛阳,阴阳平衡失调,从而出现入睡困难的症状。而早醒者,觉醒时间多在丑时、寅时,根据子午流注,丑时肝经当令,寅时肺经当令,若肝气郁积,肺气不降,肾不纳气,阴不敛阳,阳气过早升发,而出现早醒,醒后难再入眠,针灸取“肝为五脏之贼”和“虚者补其母”之法,取肺经、胆经、肝经、肾经为主。因而在治疗上,应以阴阳为纲,从气血入手,重视脏腑之间内在联系,以调养脏腑为目的。

3. 金肖青教授针灸治疗围绝经期压力性尿失禁的经验

压力性尿失禁(Stress Urinary Incontinence, SUI)是指打喷嚏、咳嗽等腹压增高时出现不自主的尿液自尿道外口渗漏的症状,具体表现为咳嗽、喷嚏、大笑甚至走路等腹压增加时不自主溢尿。围绝经期妇女压力性尿失禁是影响生活质量的常见疾病,在5060岁达到高峰2021,被称为“社交癌症”。原因为围绝经期雌激素分泌减少,尿道和膀胱三角区发生变化,尿道周围和盆底组织肌肉萎缩、韧带松弛,尿道黏膜封闭不全,造成漏尿22。金肖青教授认为围绝经期尿失禁乃肾气亏虚、膀胱失约,小便点滴而出。因病位在肾、膀胱,故采用电针“腹四针”和 “骶四针”交替治疗为主。腹四针取穴法:仰卧位,针刺点耻骨上缘旁开2寸(双侧),用0.35*75mm长针直刺1.52寸,针感传至会阴部;子宫穴(脐下4寸,正中线旁开3寸,双侧),用0.35*75mm长针稍向内下斜刺1.52寸,针感传至会阴部。骶四针取穴法:俯卧位,针刺点位于骶骨边缘旁,平第4骶后孔水平处(双侧),用0.35*75mm 长针直刺, 针刺深度为 22.5寸,使针感达尿道口或肛门附近。下针刺点位于尾骨尖旁开0.5(双侧),用0.35*75mm长针,向外侧(坐骨直肠窝方向)斜刺,22.5寸,使针感达尿道口附近,两侧穴位接电针,频率为2HZ,留针30min,不宜使用电针的患者也可用温针灸替代。“腹四针”治疗时配合百会、气海、中极、足三里、三阴交,“骶四针”治疗配合百会、三阴交、肾俞、委阳。电针“腹四针”和“骶四针”,可直接兴奋阴部神经诱发盆底肌节律性收缩,从而增强盆底肌、尿道括约肌的力量来改善逼尿肌功能。根据近治作用,针刺“骶四针”、“腹四针”,气至病所,温补下元,气纳下焦,激发膀胱之气,使膀胱恢复开阖之职,肾气得以温胞,尿失禁得以消除。余穴中百会位于头顶督脉经穴,头为诸阳之会,百脉之宗,百会穴则为经气会聚之处,有升阳举陷的作用;足三里为足阳明胃经的合穴,有培固后天之本之功;三阴交为足太阴、少阴、厥阴经的三阴经的交会穴,有补元气、扶正固本之功;气海、中极为任脉经穴,中极为膀胱募穴,有募集膀胱经水湿之功,两穴有补益肾气、固本止溺之功;肾俞为足太阳膀胱经腧穴,有补益肾气、温固肾阳之效。针刺诸穴,可调经络之气,而有补中益气、温肾固摄之效,使得“中气升举”,治愈疾病,两种针法交替使用。

4. 金肖青教授针灸治疗围绝经期骨量减少的经验

骨量减少,通常是指单位骨骼体积内的钙质和骨胶原等含量的减少。围绝经期女性雌激素水平急剧下降,从而激活破骨细胞的功能,使骨吸收增加,导致骨矿含量逐渐减少,骨小梁稀疏,骨脆性增加,继而进展为骨量减少甚至骨质疏松,不能承受正常压力,骨折的发生风险上升。中医理论“肾-天癸-冲任-胞宫”认为围绝经期女性肾虚,天癸竭,冲任失调,胞宫精血空虚,处于先天亏虚、后天失养的特殊生理期,肾为先天之本,在体合骨,主生髓。《素问·痿论》云:肾主身之骨髓。肾精充足,骨髓生化有源,骨骼得到髓的滋养,才能坚固有力;肾精不足,骨髓生化乏源,不能营养骨骼,则出现骨量减少、骨质脆弱,易于骨折。金肖青教授认为在天癸将绝之时,除了调补先天精气,也需重视“后天之本”,调理肝脾。骨量减少的发生主要与肝、脾、肾三脏有关,与肾关系最为密切。肝在体合筋,筋依赖肝血的濡养,肝血充足,筋得其养,才能运动灵活而有力。若肝血亏虚,筋脉得不到很好的濡养,则筋的运动能力就会减退。脾为后天之本,乃气血生化之源,人体四肢百骸皆赖脾以濡养,若脾虚,则气血化生不足,四肢肌肉骨骼得不到营养,而致肌肉痿软,骨枯髓空,骨量减少,最终发展为骨质疏松。金肖青教授认为围绝经期骨量减少是亚健康的状态,临床没有明显的典型症状,初以腰膝酸软、腿抽筋等不适为主诉,需检查骨密度明确诊断。治疗可“从肾论治”,根据围绝经期骨量减少的病因病机和症状,金肖青治疗分脾肾亏虚、肝肾不足、脾肾两虚兼瘀血三种中医证型[23],但围绝经期女性体质相对复杂,须权衡而定。因围绝经期骨量减少是慢性疾病,治疗周期较长,因此对于没有时间配合针灸治疗的患者,常用穴位埋线代替针灸治疗,临床也有较好的效果。

5.金肖青教授针灸治疗围绝经期中心性肥胖的经验

中心性肥胖又称为腹型肥胖、向心性肥胖,过多的脂肪不仅堆积在皮下,更重要的是堆积在内脏,从而诱发糖尿病等代谢性疾病和心血管疾病。围绝经期因激素水平的改变,雌二醇水平降低导致脂质代谢紊乱,并通过增加雌激素α受体活性,促进脂肪更易堆积于躯干中心(腹部或腹腔脏器),逐渐发展而成中心性肥胖[24]。金肖青教授认为围绝经期是女性体重增加和人体成分发生变化的关键期,因肾气渐亏,天癸渐竭,肝失疏泄,脾胃失司,水谷不化,水液停积,躯脂满溢,而成中心性肥胖。与痰、湿、气滞、血瘀、阴虚、阳虚等有关,中医辨证多从肝、脾、肾三脏论治。李东垣《脾胃论》提到:“内伤脾胃,百病由生”,膳食结构变化,过食肥甘厚腻,脾胃受损首当其冲;《难经》杨玄操注:“任者,妊也,此是人之生养之本”,女子属阴,任脉为阴脉之海。故金肖青教授治疗本病从“脾”论治,以健脾和胃、调理冲任为原则,围绝经期和肥胖两者兼顾,取任脉、胃经、脾经及背俞穴为主。主穴一般选取中脘、下脘、气海、天枢、大横、带脉、腹结、水道、关元。伴潮热盗汗者,加复溜、太溪、膈俞、肝俞、肾俞;心悸失眠者,加神门、内关、百会、印堂、心俞、膈俞、脾俞;伴焦虑加照海、太冲;伴抑郁加内关、合谷、太冲;伴月经不调加血海、地机、脾俞、肝俞、肾俞。针灸治疗同时配合饮食和运动,规律睡眠,有效改善围绝经期中心性肥胖患者的形体。

参考文献

[1]     乐杰.妇产科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8:382-385

[2]     Kravitz HM,Avery E,Sowers M,et al.Rrlationships between menopausal and mood symptoms and eeg sleep measures in a multi-ethnic sample of middle aged women.the SWAN sleep study[J].September,2011,34:1221-1232.

[3]     Anderson G L,Limacher M,Assaf A R,et al. Effects of conjugated equine estrogenin postmenopausal women with hysterectomy:the Women’s Health Initiative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J].JAMA,2004,291(14):1701-1712

[4]     Modena M G,Si smondi PMueck A 0et alNew evidence regarding hormone replacement therapies is urgentlY required transdermal postmenopausal hormone therapy differs from oral hormone therapy in risks and benefits[J]Maturitas,2005,52(1):1-10.

[5]     张豪斌,景向红,王莹莹,.针刺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30[J].中国针灸,2018,38(01):55-58.

[6]     杜元灏.现代针灸病谱[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9:243.

[7]     Avis NE,Coevtaux RR.The role of acupuncture In treating menopausalhot flashes[J]Menopause,2010,17(2):230.

[8]     张玉清.胡庚辰评注金匮要略[M].北京:中国古籍出版社,2000:74.

[9]     张仲景.金匮要略[M].刘蔼韵译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36.

[10]   肖进顺.傅青主女科新解[M].北京:学苑出版社,2005:15.

[11]   熊大经.中医耳鼻咽喉科学[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08:176.

[12]   刘敏如,谭万信.中医妇产科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1:404.

[13]   董志航,齐永.脐针疗法[J].中国针灸,2002,22(8):67-68.

[14]   齐永.脐针入门[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5:117.

[15]   Gallicchio L , Visvanathan K , Miller S R , et al. Body mass, estrogen levels, and hot flashes in midlife women[J]. American Journal of Obstetrics & Gynecology, 2005, 193(4):1353-1360.

[16]   陈少宗,巩昌镇.现代针灸学[M].郑州:郑州大学出版社,2011:1-5,163-207.)

[17]   Dennerstein L,Dudley E C,Hopper J L,et al.A prospective population-based study of menopausal symptoms[J].Obstet Gynecol2000,96(3):351-358

[18]   李琳,吴洁,蒋小青,等.江苏省妇女绝经相关因素的流行病学调查[J].中华产科杂志,2013,48 (10):728-733.

[19]   张瑞,王丽蓉,刘琳,.甘肃省汉回藏族女性围绝经期综合征的流行病学调查[J].中国预防医学杂志2021,22(1):10-16.

[20]   那彦群,叶章群,孙颖浩,.中国泌尿外科疾病诊断治疗指南(2014)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4: 345

[21]   De vries AM,Heesakkers JPFAContemporary diagnostics and treatment options for female stress urinary incontinence[J].Asian J Urol,2018,5(3): 141148.

[22]   Min J,Li B,Liu C,et al.Therapeutic effect andmechanism of electrical stimulation in female stress urinary incontinence[J].Urology,2017,104:4551.

[23]   滕诗田,金肖青.金肖青针灸治疗骨质疏松症早期骨量减少经验.浙江中医杂志[J].2017,52(4):283.

[24]   Gavin KM1,Cooper EE,Hickner RC.Estrogen receptor protein content is different in abdominal than gluteal subcutaneous adipose tissue of overweight-to-obese premenopausal women[J].Metabolism,2013,62(8):1180-1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