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 媒体宣传

浅谈甲状腺抗体“三兄弟”

作者: 宣传中心  阅读次数: 2225 发布时间: 2018-06-05

浙江医院史蕾:

在内分泌科的门诊中,经常会遇到一群拿着甲状腺激素化验单的朋友前来咨询。化验单上面显示总甲状腺素(TT3TT4),游离甲状腺素(FT3FT4)及促甲状腺激素(TSH),也就是常说的甲状腺功能的几个指标都在正常范围内,但其他一些名字冗长拗口的抗体却出现了异常,这个时候大家就不明白这种情况该不该引起重视,需不需要治疗了?

其实,这些抗体的升高与自身免疫性甲状腺疾病(AITD)的发病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在各种类型的甲状腺炎中,它们都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接下来,我们就分别来了解一下这几个“破坏分子”吧。

 

抗甲状腺过氧化物酶抗体(TPOAb

作为这些自身抗体中的“老大”,它能引起甲状腺滤泡的损伤,导致甲状腺功能减退。该指标在桥本氏甲状腺炎诊断中的意义较高。

此外,它对于甲亢的发病机制、诊断治疗及预后判断也有重大意义。如果TPOAb阳性说明甲亢患者有针对甲状腺组织的自身免疫反应。在甲亢治疗结束时,如果TPOAb仍阳性,表示将来发生甲状腺功能减退的风险增加。

 

甲状腺球蛋白抗体(TgAb

作为自身抗体的一份子,TPOAb的“小弟”,由于本身特异性不高,通常与其“大哥”协同诊断及评估AITD。两者的临床意义基本相同,但TPOAb敏感性更高,其他一些非甲状腺免疫性疾病也可以升高,而TgAb的升高一般都是由甲状腺疾病所致。

正常人也可能存在这两种抗体,而且随着年龄增加,阳性率也会增加,所以如果只是轻度升高,则不必太在意。但如果这两种抗体持续存在于孕妇的体内,常常预示着将来发生产后甲状腺炎及婴幼儿甲减的风险增加。


促甲状腺受体抗体(TRAb

这是一个具有多重身份的“破坏分子”。身份一:甲状腺受体刺激性抗体(TSAb),作用是刺激甲状腺分泌过多的甲状腺激素,引起甲亢;身份二:甲状腺受体刺激阻断性抗体(TSBAb),作用是抑制甲状腺的功能,引起甲减;身份三:甲状腺生长刺激免疫球蛋白(TGI),可刺激甲状腺肿大,但不影响其功能。所以,到底是甲亢还是甲减,取决于这位老兄的哪种身份更为强大一些。

但是,由于目前检测试剂及方法的限制,现在只能探查到它的第一个的身份,所以它便成为了鉴别甲亢原因、诊断Graves病的重要指标,同时对疾病的治疗和预后的评估也具有重要意义。也就是说,如果该指标升高,甲状腺功能(T3T4TSH)基本上也已经出现了异常。这种情况下一般都是需要治疗的。

那么,针对甲状腺功能正常,而自身抗体偏高的患者,该如何应对呢?

非妊娠人群本氏甲状腺炎可出现TPOAbTgAb持续阳性,而甲状腺功能正常,这种情况下大家需要定期监测随访,若出现甲减,需及时补充甲状腺素。

Graves病(弥漫性甲状腺肿)经过抗甲抗药物的治疗后,甲状腺功能可恢复正常,但如果TRAb水平仍偏高,提示病情容易复发,此时需要延长药物的治疗时间,定期监测TRAb,根据其是否转阴来决定具体停药时间或者更换其它治疗方案。

妊娠人群前面提到TPOAbTgAb阳性会增加流产、死胎、早产、胎儿发育异常、产后甲状腺炎等发生的风险。因此,对于甲状腺功能在正常范围,但TPOAb阳性的孕妇,建议将TSH控制在以下范围:妊娠早期0.12.5mIU/L,中期0.23mIU/L,晚期0.33 mIU/L。对于准备怀孕,既往有流产史、甲状腺炎疾病史及家族史、TPOAb持续高水平的育龄期妇女,建议将TSH控制在2.5mIU/L以内再予受孕。降低TSH水平的方法为口服左甲状腺素。

除了上面提到的这些个“抗体兄弟”,大家甲状腺化验单上一般还会有这样一个指标——甲状腺球蛋白。它并不是抗体,而是相当于抗原,即甲状腺球蛋白抗体的抗原。其实,甲状腺球蛋白是储存甲状腺激素的一种物质,仅由甲状腺细胞产生,但它不是激素。所以,如果患者进行了甲状腺切除术,理论上是检测不到或仅能检测到非常低水平的甲状腺球蛋白。因此,它可作为甲状腺癌术后随访的一种肿瘤标记物。如果在随访过程中突然出现该指标升高,则需要警惕肿瘤是否复发。

20180605《生活与健康》A5版说医论病